534暗中动手脚(1 / 2)

“时珺”等了片刻,看她迟迟没有任何的反应,终究脸上的神情有些撑不住了,但碍于周严俊一旁,所以她只能勉强笑着道:“周乔,你不会这点面子都不给吧”

周乔眉眼冷淡地坐在那里,平静地陈述地道:“我坐在这里,就已经足够给你面子了。”

“时珺”的脸当场就变得不好看了起来。

坐在一旁的周严俊看到之后,赶紧开口打算缓和这一状况,“算了算了,既然周乔不愿意,那就不强求,不强求,我们喝,我们喝。”

说着,就转而将酒杯一转,转向了她的面前。

“时珺”看到自己的父亲这么委曲求全,心里对周乔的不满越发的强烈。

她不禁想,在自己没有醒过来之前,自己的父亲是不是也受这样的苦楚

一直要看着他女儿的脸色行事。

带着无比的愧疚,这样日复一日

一想到这里,她心里越发的内疚和愤怒。

对周严俊的态度更是和颜悦色到了极点,赶紧端着酒杯和他轻碰了下,“行,那叔叔,我敬你一杯,我祝你身体健康,幸福长寿。”

周严俊听到这话之后,笑得乐呵不已,连连点头道:“好好好,借你吉言,我一定好好努力健康长寿。”

两个人当场开心的一饮而尽。

紧接着周严俊就招呼地道:“来来来,吃菜、吃菜、”

“时珺”自然是十分给面子的。

只要周严俊说哪道菜好吃的,她就吃哪道菜,并且各种夸赞。

那气氛看上去格外的融洽。

是真的父女情深的场景。

坐在一旁的周乔看着周严俊和“时珺”两个人的互动,完全就是一个外人。

她看着“时珺”那孝女的样子,真真是有些搞不明白,这个周严俊到底是给她灌了什么**汤,让她能够抛弃十八年的弃养怨恨,从而对对方如此的和睦。

他们俩的境况其实差不多,都是被父亲抛弃过的人。

但是,这种以德报怨的做法,如果放在自己的亲生父亲身上,她觉得自己不可能做到。

因为她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父亲曾经抛弃过自己的做法。

她也无法回想自己那么多个日日夜夜期盼着自己父亲出现的愚蠢念头。

难不成真的因为极度的渴望,从而造就了这种只要有丁点的温暖就能摒弃前嫌的心理

“你吃你吃,你多吃点,看你瘦的,这几天天天照顾我都瘦了好多。”此时,周严俊特意夹了一筷子红烧肉放进了“时珺”的碗里,“多吃肉,对身体好,”

“时珺”一脸的开心不已,对着他撒娇地道:“哪有的事,我觉得我最近都胖了。”

周严俊看着那张明媚精致的小脸,道:“哪里胖了明明都瘦了,不好看,还是胖点好。”

听到他这番言辞,“时珺”还真的就连连点头,往嘴里塞虾仁,道:“行,那我多吃点。”

“不用吃那么急,慢慢吃。瞧这小嘴吃的。”

周严俊看她因为吃得太快,嘴角溢出了酱汁,便拿着纸巾给她去轻轻地擦拭。

“时珺”抿嘴一笑,道了一声谢,“谢谢叔叔。”

周乔冷眼旁观的看着他们的互动。

只觉得无聊不已。

但渐渐地,她就从这些无聊里看出了几分的端倪,从周严俊的那些举动里她看出了几分不太对劲的意思。

这个时候她不禁想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小可怜是因为知道对方是自己的父亲,所以才会这样娇嗔的对待周严俊。

但周严俊可不知道对方是谁啊。

那他用这样近乎于宠溺的举动,是抱有什么目的呢

他又是用什么样的眼光和身份看待这个“陌生女孩”的呢

是以女儿的同学,还是一个女孩子呢

周乔当下就多了几分探究,静静地观察着。

最终给她的答案是,后者。

从好几次的动作里,她能清楚的感觉到。

周严俊压根没拿眼前这个人当成小辈。

本来嘛,周严俊就是一吃软饭的人,如今没了林美晴,又没了钱,偏偏“时珺”有钱有颜,还各种对他示好,哪里能抵抗得住这样的诱惑啊。

一个这么年轻的姑娘对他产生近乎于爱慕的情感,是个男人都得飘。

更何况还是个老男人。

于是,软饭吃多了,就想着重操旧业了。

可怜这个傻姑娘还以为对方是用父亲身份在宠她。

周乔只觉得,见过傻的,但没见过这么傻的。

不过这也真的证明一点,她是真的很渴望亲人之间的示好。

因为极度渴望,所以将所有的一切都摒除在外。

在不为所动地旁观了将近二十分钟后,周严俊说是要去洗手间一趟。

“时珺”趁着他离开之后,那张脸立刻就沉了下来。

“让你吃个饭有这么难吗你这是吃饭还是报丧啊配合一下会死吗”

周乔神色漠然,“会。”

“你”“时珺”气得不行,“你别太过分了,是你抢了我的身份,你就得履行这个义务”

周乔瞥了她一眼,“你都没履行义务,我何必履行。”

“时珺”冷笑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履行,这是你欠我的,你就应该要履行谁让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谁让你欠了我一条命”

还没等说完,门外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估计是周严俊回来了。

“时珺”一听到那声响后,便压着声音警告了一句,“你要是让我爸不痛快,你就别怪我。”

然后就打算匆促地结束这一段对话。

偏偏这个时候却听到周乔淡淡地开口提醒,“这是你第二次威胁我。”

“时珺”如今自我感觉良好,觉得拿捏住了她的七寸命脉,所以完全不怵地冷笑道:“想想我背后的那个人吧,你难道不想知道他是谁吗”

话音刚落,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

“时珺”就马上坐正了身子。

一切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副装模作样的举动让周乔真是无语的很。

紧接着周严俊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笑着道:“那个,周乔啊,我看你都不吃这些东西,所以特意点了一道甜品,据说是这里的招牌,我们到时候试试,说不定你会喜欢。”

“时珺”几乎是立刻转而朝着周乔看去。

眼里满含着暗示的意味。

周乔扫了她一眼,只觉得可笑,但还是开口应了一声,“嗯。”

“时珺”这才露出了一种满意的神情。

周乔看在眼里,只有一个好奇心,到底是哪个蠢货会找了这么一个连表情都无法管理的人假装她

难道时家的那些人都是傻子吗

看不出来吗

或者说,他们其实已经看出来了,只是装作看不出来

周乔想到这里,就心里微微发沉。

索性也找了个去洗手间的理由出去透透气。

反正她也不是主角。

无所谓在与不在。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

会所外霓虹灯光闪烁。

她站在走廊尽头的小阳台上休息之际,就收到了秦匪的短信。

我在停车场,结束后就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