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赐婚(1 / 2)

北陵赋 扶白公子 3813 字 1个月前

惠安帝在上头与令狐正麒说话,也未曾察觉令狐清歌的心思,片刻后才对身侧男子说道:“长安,你觉得令狐小姐如何?朕可曾诓骗于你?”

那人起身一礼道:“皇上说的怎能有假,自然是最好的。”

令狐清歌在一旁听着,这声音倒是如珠玉落盘,清脆叮咚,倒是有些与莫徽音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这人……

刚刚皇上唤他长安,这皇亲国戚里,名叫长安的……

还没等令狐清歌反应过来,惠安帝便龙颜大悦,令狐正麒对令狐清歌说道:“清歌,这是安阳郡王,左长安,是故去的左大将军独子,自小养在长陵,武功文采,自非凡品,还不见过。”

令狐清歌听后,似乎有些印象,只得起身对左长安伏身说道:“见过安阳郡王。”

“不必多礼。”

左长安点了点头,微微躬身并未多说一个字,令狐清歌也不理他,又坐了下来。

这人还真是多一个字都不乐意说。

此刻令狐清歌无暇搭理左长安,她只知道照这个情况下去,接下来就会“大事不妙”,可是她又没有办法找到一个拒绝的理由,半个月前她就一直在想,如果惠安帝当场赐婚,她又该怎样回绝,这若是父亲也同样不愿自己嫁倒罢了,可是这眼瞧着父亲满眼欣慰,对旁边这位安阳郡王格外看重………

如果,若此时贸然说自己心有所属,那必定是私相授受连累了相国府的名声,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令狐清歌这里百转千回,冷不防上头惠安帝一声大笑说道:“朕是极其看好你们两个,这安阳郡王出自将相之后,相国大人又是朝中中流砥柱,两府联姻,自然是一段佳话了,不如让内庭定个好日子,端阳节过后,便成婚吧。”

“这么快!”

“这么快?”

令狐清歌与左长安异口同声的错愕,话音未落,两人又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

黄昏,从皇宫出来,令狐清歌还是没有回过神来,整个人都是恍惚的,沉书赶忙扶着,有些担忧地看了看自家小姐,又看了看满面红光的令狐正麒,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爷,小姐这是怎么了?”

令狐正麒这欢欢喜喜的沉浸在一门好亲事里,察觉女儿情绪有异,便凑到身边悄声说道:“清歌啊,虽说这男婚女嫁,讲的是家世样貌,你们两个也未曾谋面,按理来说的确突兀,不过今天下午父亲与他交谈了许久,发现这个孩子啊,不仅样貌好,而且言语谨慎,连皇上也说他是洁身自好,从不与那些王孙公子鬼混,自然人品贵重,又是左大将军之后,是错不了的。”

令狐清歌听后,不屑说道:“我连人家姓什么叫什么,今天才知道,你就让我嫁过去,郡王府是他一个人的郡王府,他什么品行,关起门来谁知道?万一他以后对我不好呢?”

“他敢?”令狐正麒听后立马说道,“不是父亲在这自卖自夸,父亲这在朝中辛辛苦苦一辈子,难不成白坐了这相国之位不成?他也不过是担了郡王虚名罢了,他若是敢欺负你,父亲也饶不了他。”